2008年10月26日 星期日

三國演義之曹操與楊修之死

楊修終於被曹操殺了,楊修覺得死得冤,死得太不值了,所以他的魂魄不願投胎。等啊等,有一天,他見到了曹操的亡魂,急忙上前問道:"明公慢走,你當初為什麼要殺我?"曹操一看是楊修,便停住了腳步,笑了一下,答道:"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你嗎?聽我慢慢道來。你的智力過人,非常聰明,你上知天文,下查地理,懂奇門,會八卦,可以說是一個奇才。但是你恰恰忘記學習一門人生的必修課,那就是領導者的心態。所以你不曉人和。今天閑著也是閑著,我給你補上這一課。

領導,作為一個成功人士來講,曾經遭受過多少坎坷,又遭受過多少艱辛,還遭受過多少他人的冷眼,你知道嗎?在創業階段流過多少汗,淌過多少淚,吃過多少苦,你知道嗎?成功後又承受著多大的壓力,面對著多大的困難,忍受著多大的指責,你知道嗎?他們不缺錢花,也不缺衣穿,唯獨缺少的就是他人的認可,希望的是別人來讚美他幾句,哪怕是唯心的,起碼讓他覺得他的努力沒有白費。而現實呢,沒有人這麼做,他們招來的只有嫉妒的目光和無窮的排擠。這些你知道嗎?孤獨是領導者的難言之隱,他們不敢奢求其他人來讚美他,讓自己的下屬讚美一下,這個要求過分嗎?不過分!一點兒都不過分!但是你,楊修,沒有做到,相反處處和我作對。記得有一次我拿給你們一盒點心,只不過想讓你們來和我說一聲想吃,我不會不給你們吃的,興許我還會多給你們幾盒。我在盒上寫了'一合酥',意思就是讓你們不知道其中的含義,而來向我請教,然後我會告訴你們,'合'字下面沒有'皿',也就是說,沒有東西盛放,你們無法吃,我把盤子給你們,你們不就能吃了嗎,這樣顯得我既聰明,又和藹,有什麼不好,可是你偏要把它理解為'一人一口酥',全給我吃掉了,你說,當時我的面子往哪兒擱啊,我的心裏能平衡嗎?不能!

  記得有一次,好像是工人修一座門,問我是寬一些還是窄一些好,我身材較胖,當然想讓門寬一些,但是我要是如果這麼直說,顯得我太沒有水準了,於是我靈機一動,在門上寫了一個'活'字,同'門'字合在一起就是個'闊'字。有話不明說,這是領導顯示其尊嚴的一種手段,當人們無法猜出的時候,我再給予解答,你知道嗎,這樣的感覺是多麼多麼的爽嗎?然而,就是因為你,楊修,我沒有爽成,反到讓你爽了一下,你毫不留情的把謎底給我揭穿了,你知道後來他們說我什麼嗎,他們說:'我們的丞相怎麼這麼愛賣弄啊,簡單的事非要搞複雜了。'你讓我的尊嚴蕩然無存,我能不恨你嗎?

  我要在我的兩個兒子中選出一個來繼承我的大業,曹丕和曹植都是可造之材,我有心考核一下他們的能力,這是關係到我的千秋大業的事情,結果你,楊修,偏要給曹植出謀劃策,嚴重影響了我對他們績效考核的真實性,從而誤導了我的選擇方向,你罪不容誅!曹植的落選,和你有直接的關係,你難辭其咎!你的魔爪已伸向了我的家庭,破壞了我們的父子關係,你無情的撕下了我隱私的面紗,你太可恨了!

  大家公認我愛才,求賢若渴也是我所追求的目標。當年,彌橫是多麼的囂張,當眾脫光衣服,敲著鼓罵我,我沒有生氣;徐庶之母當眾數落我的不是,還用硯臺打我,我還是沒有生氣;我待關羽如同至親,上馬金,下馬銀,三日一大宴,五日一小宴,還把赤兔馬給他,但他還是棄我而去,我仍然沒有生氣。他們這些行為,我都可以忍,唯有你,楊修,讓我忍無可忍,你比他們更可恨一千倍,一萬倍,因為你是我的下屬,是我一手把你栽培到今天,所以你最可恨。那個時候,我就已經暗下決心,要把你殺死,只是缺個機會而已。

  我帶兵去漢中攻打劉備,久戰不勝,反而損兵折將,當時確有退意,可是我並沒有表態,而你卻自作聰明,把我的口令'雞肋'引申為'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',說我要退兵,搞的軍中將士心無戰意,我被你逼的沒有選擇了。我真不明白我這個領導者在你面前,居然被你左右,你是我的領導,不,你是我的祖宗!不過這次你還不知道,你聰明到頭了,正好給了我殺你的機會,我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了,如果我錯過這次機會,今後在你面前,我永遠都是孫子。

  我還是那句話,你的確很聰明,但正是你的小聰明,把你的性命害了,應了古訓,'聰明反被聰明誤'.你太愛耍小聰明,已達到了忘我的境界了。你眼裏跟本就沒有'領導'這個概念。所有的人當中,就你敢拿領導'尋開心',就你敢挑領導的毛病,就你敢違抗領導的命令。有句俗話,你應該知道,'老虎的**股摸不得',你偏要摸,可想而知,你是在自尋死路!"楊修聽到這裏,"撲通"一聲跪倒在地,"曹丞相,我服了,我楊修是生的窩囊,死的活該。我這輩子算是白活了,不過今天這節課補得好啊,我全明白了。時候也不早了,咱們一同去投胎吧,來世我還做您的下屬。"曹操哈哈大笑,挽著楊修的胳膊走向了奈何橋。但由於他們談話的時間太長了,比別人晚投了一千多年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