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

長恨歌

長恨歌:

唐朝 白居易

漢皇重色思傾國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

楊家有女初長成,養在深閏人未識。

天生麗質難自棄,一朝選在君王側。

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宮粉黛無顏色。

春寒賜浴華清池,溫泉水滑洗凝脂;

侍兒扶起嬌無力,始是新承恩澤時。

雲鬢花顏金步搖,芙蓉帳暖度春宵;

春宵苦短日高起,從此君王不早朝。

承歡侍宴無閑暇,春從春遊夜專夜。

後宮佳麗三千人,三千寵愛在一身。

金屋妝成嬌侍夜,玉樓宴罷醉和春。

姊妹弟兄皆列士,可憐光彩生門戶。

遂令天下父母心,不重生男重生女。

驪宮高處入青雲,仙樂風飄處處聞。

緩歌慢舞凝絲竹,盡日君王看不足。

漁陽鼙鼓動地來,驚破霓裳羽衣曲。

九重城闕煙塵生,千乘萬騎西南行。

翠華搖搖行復止,西出都門百餘里;

六軍不發無奈何?宛轉蛾眉馬前死。

花鈿委地無人收,翠翹金雀玉搔頭。

君王掩面救不得,回看血淚相和流。

黃埃散漫風蕭索,雲棧縈紆登劍閣。

峨嵋山下少人行,旌旗無光日色薄。

蜀江水碧蜀山青,聖主朝朝暮暮情。

行宮見月傷心色,夜雨聞鈴腸斷聲。

天旋地轉迴龍馭,到此躊躇不能去。

馬嵬坡下泥土中,不見玉顏空死處。

君臣相顧盡霑衣,東望都門信馬歸。

歸來池苑皆依舊,太液芙蓉未央柳;

芙蓉如面柳如眉,對此如何不淚垂?

春風桃李花開日,秋雨梧桐葉落時。

西宮南內多秋草,落葉滿階紅不掃。

梨園子弟白髮新,椒房阿監青娥老。

夕殿螢飛思悄然,孤燈挑盡未成眠。

遲遲鐘鼓初長夜,耿耿星河欲曙天。

鴛鴦瓦冷霜華重,翡翠衾寒誰與共?

悠悠生死別經年,魂魄不曾來入夢。

臨邛道士鴻都客,能以精誠致魂魄;

為感君王輾轉思,遂教方士殷勤覓。

排空馭氣奔如電,升天入地求之遍;

上窮碧落下黃泉,兩處茫茫皆不見。

忽聞海上有仙山,山在虛無縹緲間。

樓閣玲瓏五雲起,其中綽約多仙子。

中有一人字太真,雪膚花貌參差是。

金闕西廂叩玉扃,轉教小玉報雙成。

聞道漢家天子使,九華帳裡夢魂驚;

攬衣推枕起徘徊,珠箔銀屏迤邐開。

雲鬢半偏新睡覺,花冠不整下堂來。

風吹仙袂飄飄舉,猶似霓裳羽衣舞。

玉容寂寞淚闌干,梨花一枝春帶雨。

含情凝睇謝君王,一別音容兩渺茫。

昭陽殿裡恩愛絕,蓬萊宮中日月長。

回頭下望人寰處,不見長安見塵霧。

唯將舊物表深情,鈿合金釵寄將去。

釵留一股合一扇,釵擘黃金合分鈿。

但教心似金鈿堅,天上人間會相見。

臨別殷勤重寄詞,詞中有誓兩心知,

七月七日長生殿,夜半無人私語時:「

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。」

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。


語譯

漢皇(唐明皇)愛美色,

希望找到一位漂亮的女子,

在他治理天下多年之中,

卻沒有訪到合適的。

就在這時候,楊家有一位女孩子,

剛剛成長,嬌養在深閨中,

外界沒人知道。

他天生的美貌,實在難以被辜負的,

於是有一天被選入宮,侍奉皇帝的左右。

她輕輕一笑,轉動明亮的眸子,

就有說不出的嬌媚,

使得後宮裏的佳麗,全都顯得不美了。

在寒冷的春天裏,

皇上特賜她在華清宮裏洗溫泉浴,

溫泉水洗那潔白的肌膚;

然後嬌軟無力的由侍女們將她扶起,

這正是她承恩得寵的時候。

她的秀髮、美貌,

加上頭上戴著金步瑤,越發地美了,

她和皇上在芙蓉帳裏渡著溫馨的春夜良宵;

只恨春宵太短,直到太陽升高時才起身,

從此君王不再參與早朝了。

她給予皇帝歡樂,陪皇帝宴飲,

幾乎沒有片刻的閒暇,

春天裏,跟著皇帝春遊,

夜夜都和皇帝在一起。

後宮雖然有美女三千,

皇上卻只寵愛她一人。

夜裏她在金屋裏梳妝完畢,

嬌癡地陪侍著皇上,

玉樓的宴會散了,她醉醺醺地帶著春意。

由於她的得寵,

兄弟姊妹們都得到分封,

大大地光耀了門楣,真使人羨慕不已。

於是使天下做父母的,

都希望生女的而不再重視生男的了。

驪宮高高地插入雲霄,

美妙的音樂隨風飄蕩。

輕歌、慢舞配合上管絃混合地演奏,

使得君王整日流連其中,

好像永遠沒有看夠。

這時,漁陽一帶突然傳來安祿山造反的消息,

驚破了唐明皇霓裳羽衣曲的美夢。

從此京城內外戰亂發生了,

到處生起了煙火和塵土,

成千成萬的衛隊車騎擁著皇上往西南避難。

皇上的車駕和旌旗走走又停停,

這時,離開了京都大約有一百多里路了,

整著軍隊停下來不肯前進,

要求懲治禍首,連皇上也對他們沒有辦法呢?

最後只好眼看著貴妃在馬前掙扎,

被人拉去將她縊死。

那些翠翹、金雀、玉搔頭,

都撒滿一地,無人收拾。

皇上遮著臉,不忍心看,但也無法挽救,

等到回頭看時,貴妃已死,

又不禁血淚縱橫的流了下來。

於是軍隊再出發了,

黃塵滾滾,一路風雲蕭索,

沿著棧道迂迴曲折地登上了劍門山。

只見峨嵋山下,一片淒清,

再也看不到人們的影子,

日色黯淡,連旌旗也蒙上一層悲哀的意緒。

四川的江水碧綠,四川的山儘管青蔥,

但聖主依然朝朝暮暮忘不了舊情。

在行宮中,皇上傷悼貴妃,

看到月色,反而引來滿懷的悲愁,

在夜晚風雨時,聽到風鈴的聲響,

更是悲痛欲絕。

不久,亂事總算被平定了,

唐明皇的車駕也回來了,

當他再經過馬嵬坡時,

竟然徘徊了好久,不忍離去。

在馬嵬坡的泥土中,再也看不見楊貴妃了,

徒然只看到她葬身之所。

於是君臣們相對地痛哭,向東望望京門,

悻悻然地讓馬兒隨意地駝著他們進城來。

歸來後,太液池的芙蓉,未央宮的楊柳,

以及臺池苑榭都跟以前一樣。

可是當他見到芙蓉,就想起她的容貌,

見到了楊柳,就想起她的秀眉,

對此情景,又怎麼不叫人傷心流淚呢?

即使是春風駘蕩,桃李花開,

或是秋雨連綿,梧桐落葉的時候,

心境上也都是一樣的悲哀。

現在西宮和南內都長滿了秋草,

紅葉掉滿了石階,也沒有人來打掃。

當年梨園裏的一班子弟都長滿了一頭百髮,

椒房裏的太監和宮女們也都年華老去。

晚上,他在沉思,螢火蟲從殿前飛過,

一片沉寂,夜深了,

他把燈草挑盡了,也還是不能成眠。

長夜漫漫,只聽得一更更的漏鼓敲過去,

星河閃爍,好不容易才捱到天亮的時候。

霜花凝結在瓦背上,又冷又重,

雖然是擁著上好的被子,依然寒冷,

但又有誰來陪伴?

生死睽隔,差不多快一年了,

在這段漫長的日子裏,

他希望貴妃的芳魂來入夢,

可是都不曾有過。

臨邛有位道士,來京都作客,

他能夠用精誠感動神靈,招魂喚魄;

他有感於唐明皇對貴妃的輾轉苦思,

於是他讓道士們分頭細心去尋找。

他自己騰雲駕霧的像電光一樣的在奔跑,

上青天,入黃泉,到處都已找遍,

就是沒有找到貴妃的芳魂。

後來聽說東海上有做仙山,

山隱隱約約的在雲物氤氳之間。

五彩的雲霞裏矗立著玲瓏的樓閣,

裡面還住著溫柔美麗的仙子。

其中有一位叫太真的,雪白的肌膚,

美好的容貌,大致和貴妃相仿。

於是道士到黃金似的門樓西邊,

敲白玉的門,把來意告訴小玉,

請她轉達給雙成知道。

太真聽說是漢朝的使臣來到,

在九華帳裏從睡夢中驚醒過來;

她拿衣服,推開枕頭,

開始時不知如何是好,

跟著珠簾、屏風,

一道道地打開,她出來了。

只見她剛睡醒的樣子,

鬢髮斜斜地偏在一邊,

花冠也沒有帶好,就匆忙地趕下堂來。

清風吹來,袖子輕輕地飛揚著,

就好像當年跳著霓裳羽衣舞的情景。

看她秀臉上帶著憂傷,眼淚縱橫,

就像是春天裏一枝帶雨的梨花。

她目光凝視,含情脈脈的多謝君王的慰問,

可是自從那次分別以後,

彼此的聲音和容貌都渺茫不可知了,

以前在朝陽殿裏的恩愛也斷絕了,

從此蓬萊宮中,過著漫長永無休止著日子。

回頭下望人世間,看不到長安,

只看到煙霧瀰漫著。

她只好將舊時的信物鈿盒和金釵讓使者帶去,

以表示對明皇的深情。

她把金釵分開,留下一股,

鈿盒也分成兩半,留下一片,

從此金釵兩股分開,鈿盒也剖成了兩半。

但願君王的心像金鈿般的堅定,

無論天上,或是人間,

將來應該有再相見的機會。

臨別時,她還再三地要道士轉達一些話,

話裏提到一段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誓語,

那就是當年七月七日在長生殿中,

夜深人靜時,相互地竊竊私語,誓語是:

「在天願做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。」

雖然天地悠悠,也許還有盡頭的一天,

但這份至真至愛的恨事,

卻永遠沒有了絕的時期。

'via Blog this'
張貼留言